您当前的位置:中原姓氏
共工氏在辉县的主要学术依据(一)
发布时间:2018-8-22 15:40:59


辉县市位于河南省西北部豫晋两省交界,北依太行,南眺黄河,总面积2007平方公里,总人口85万人,辖22个乡镇(办事处)。辉县市是豫北经济强县,财政总收入稳居河南108个县市(区)前10位,是全国文化先进县、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中国书法之乡、全国经济转型发展示范县、中国绿色名县。辉县历史悠久,集壮美太行山水和厚重文化底蕴为一体,境内文物荟萃,有历史文物古迹504处,拥有百泉、白云寺、孟庄遗址、共城遗址、赵长城遗址、天王寺善济塔、琉璃阁遗址、大运河(卫河段上源)8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拥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6处。“百泉药会”和“辉县剪纸”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历史长河中,辉县书院文化长盛不衰,历经宋元明清,一直是黄河以北的高等学府和人才摇篮;隐逸文化享誉海内,自晋代孙登、竹林七贤之后代有高人隐居于此;宗教文化源远流长,沿山一大批古庙宇保存较好;近代以来,红色经典代有传奇, 以百泉药交会为内涵的中医药文化独步杏林,另外还有得天独厚的山水旅游资源。
 辉县城区东南三里屯转盘,矗立着一座巨型“共”字城雕,这既是辉县的地理性标志,也是辉县的历史性标志。辉县为什么称作“共”,它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什么年代?
一、共工氏在辉县的主要遗迹
1.辉县曾长期以“共“字作地名
从有历史起,辉县就一直与“共”字有关,先后称作“共地”“共邑”“共国”“共县”“共城”。缘于此,这里也是“共”姓的发源地,也是龚、洪等姓的祖根地。
夏商时期,这里称作“共地”。周朝建立后,实行分封制,这里被封为三等伯爵侯国“共国”,根据现有文献资料,始封诸侯王为姬余,世称“共伯余”。共伯余去世后,他的王位由他弟弟姬和继承,称“共伯和”。共伯和是一位非同凡响的人物,历史上的“共和行政”便源于他。根据《竹书纪年》《世本》等书记载,公元前841年,周都城镐京发生了国人暴动,周厉王逃奔于彘,众诸侯共同推举共伯和“摄行天子事”,号共和,史称“共和行政”。它开创了中国历史准确纪年的新纪元,此后中国历史脉络清晰,一直延续到今天。还流行一种说法,“共和制”也源于此。
春秋时期,公元前722年,郑国国君的弟弟太叔欲发动政变失败后,逃奔共国,人称“共叔段”。之的后,共国因势力逐渐弱小,被并入卫国,但仍称共国。晋文公称霸后,共国随卫国一起从属于晋国。韩、赵、魏三家分晋后,共国归入魏国,改称“共邑”。共国存在了大约480年,从此消失。1988年6月,在辉县市共城遗址西北角发现了战国铸铁遗址,它为1950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野外考古固围村战国魏王室大墓中出土的铁农具找到了出处,现存于国家博物馆中的“共”字圜钱(种类有共、共屯赤金、共少半釿三种)即是此处铸造。
从西汉建立“共县”开始,历经东汉、三国、晋、南北朝直到隋朝初期,期间792年一直以“共县”为名。从隋开皇六年(586)开始,共县改为共城县。唐武德元年(618),在共城设置共州,统辖共县、凡城两县。武德四年(621)共州废,将凡城并入共城县,历经五代、宋、金大定年间一直以“共城县”为名,后为避讳共城县才被迫改名,先后称河平县、苏门县,明洪武元年始名“辉县”,一直至今。但是,“共城”一直留在文人笔下和人们心中,从未消失。
2.辉县的共山、共水、共工之台
历史上的共山泛指辉县城北部的山,方山是其主峰,苏门山、九山、滑山、玉梳山、共山头均属其范围。狭义上的共山是指方山东南的共山头,相传共伯即葬此。
共水泛指发源于辉县的多条河流和泉源,历史上百泉就曾别称为共水。《北次三经》载:“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泰头之山,共水出焉。”郭郛先生注:其地或在河南辉县。我国古代地名有以族氏命名的规则,共工氏部族活动区域内的山川河流也因其族名而名曰共。
徐旭生先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中说,大陆为今河南省河北地区的三角地带,非巨鹿县的旧大陆泽地,按之古书及新测地形,不可能有其他的说法。水出共山,故名共水,后加水旁为洪,也很难有疑义。……上面说了很多话,只是要证明“洪水”原为一专名,并非公名;地域在今辉县及它的东邻各县境内;它与淇水会合后,入黄河,在它入河前略与今卫河相当。
洪水的洪源原本是一个专名,指发源于今河南辉县境内的小水,因为辉县旧名共,水也就叫作共水,洪字的水旁是后加的。因为它流入黄河后,黄河开始为患,当时人就用它的名字指示黄河下游的水患。至于洪解为大是后起附加的意义。
《山海经·大荒北经》曰:“大荒之中,在山名不句,海水北入焉。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向。”共工之台在辉县有三种说法,一种认为“台”是一座山,也就是现今之方山,因为方山为辉县城北部最高的山,山形方正,且上部平坦可居,与共工之台比较吻合;另一种说法认为共工之台是一座城池,也就是孟庄三叠城遗址;第三种说法认为共工之台就是共山头。
辉县还有共城城址、共姜台等与“共”字有关遗存,有共和路、共城大道、共城公园等名称。

另外,甲骨文中也有不少共(龚)地的记述,如王于龚、至龚等。古共字和龚字想通,《汉书·王莽传》:“更名少府曰共工”颜师古注:“共读曰龚”。从王于龚、至龚来看,共地必定离殷朝首都不远。我们知道,晚商时期的都城为安阳殷墟,辉县距此不远,属于王畿范围,商王到此活动也很习以为常。
在商周金文有“共”字族徵,如共鼎、日(无下横)辛共爵、共父乙簋、共锛、共卣、共卂鬲、共宁鬲、共父癸爵、共父乙甗、共父丁爵、共宁父庚觚等徵号,这些当是那时共地或共族的见证。
辉县悠久的“共文化”源头在哪里,它与传说中的共工氏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