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国宝重器子龙鼎——身世之迷之二
发布时间:2018-12-24 11:16:22

    宝鼎究竟出何处


子龙鼎出土于辉县,它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呢?
1956年3月,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的《辉县发掘报告》载:“辉县在殷为畿内地,因人口稠密,所以墓葬随处可见。现已发现有琉璃阁、固圉村、孟庄、禇邱等地。”就是说,这几个主要墓葬区都可能是子龙鼎的藏身之所。
1.琉璃阁遗址说
琉璃阁遗址位于辉县城区东南角,蕴藏着相当丰富的殷周文化遗存,曾发现殷代墓葬53座,其中大型墓一座,中型墓4座,小型墓居多,出土的铜器有鼎、鬲、斝、觚、爵等。
这里是否就是子龙鼎的出土之处呢?
《辉县发掘报告》中说:“1937年春天,考古工作者在辉县发掘,时间较长,工作范围普及琉璃阁区域全面,这时琉璃阁尚为处女地,盗掘破坏程度不大。在3个月时间内,得殷代墓葬3座,战国大墓5座等。收获之丰富,器物之精美,为历次发掘所不及。”《辉县琉璃阁甲乙二墓》中说,河南省博物馆于1936年组织发掘,二墓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青铜器和玉器等文物,其中包括成套的蟠虺纹鼎、蟠螭纹方座簋、青铜乐器、兵器、车马器,成双的蟠龙纹方壶,奢华的金柄铜剑以及燕形玉饰,龙形玉佩等精美玉器。
根据以上记载,琉璃阁遗址应该不会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被大规模盗掘过。难道是盗墓贼掌握了准确信息,仅仅盗走了子龙鼎?也不大可能,因为有关子龙鼎的资料至今都极少,盗墓者从何处得知?他们误打误撞,正好碰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社科院安阳殷墟考古所有专家认为,子龙鼎可能出土于此,因为新中国第一次考古发掘时,在琉璃阁遗址中发现有盗洞,直径大小与子龙鼎相吻合。
而琉璃阁甲乙二墓是春秋中晚期的墓葬,与子龙鼎商末周初的年代不相吻合,因此,断定子龙鼎出土于此还缺乏有力的证据。
2.禇邱说
禇邱位于太行第三陉――白陉出口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此在古代,它一直为辉县西部重镇。这里有早期人类住址和大量的墓葬群,由于自然风化和人工挖掘,古墓的随葬物在民国时期出现裸露,引得当地群众寻宝和盗墓贼的屡屡光顾。
《辉县发掘报告》里说:“(禇邱)发掘缘起是因为辉县禇邱村群众掘沙得器,……有鼎、卣、觚、爵等器物出土。”根据实物判断,禇邱确实有殷、周墓葬。
1952年,在褚丘考古发掘时,出土了一组七件皆铸有“聑斐妇 ”铭文的商代青铜器,极为珍贵。1965年,在褚丘出土了商代铜器祖辛卣,它是商王祖辛的彝器,通体花纹,制作精美,为国内所仅见。
那么,这里是否子龙鼎的埋藏处呢?
祖辛是商代第十五王,它后面的第五王盘庚才将都城迁到殷地,从时间上看,它与子龙鼎的铸造年代不相符合。
究竟真实情况如何,还有待于后世的考古发掘。
3.孟庄说
据考古发掘证明,孟庄一带在距今7000多年以前就有人类居住,其龙山文化城址就是共工氏部落的城址。夏商时更是人口稠密区。有学者认为,孟庄在商朝末年,是仅次于国都朝歌的大城堡。如果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雄厚的财力,是不可能修筑这么大的城池的。
再看龚姓的起源,《古今姓氏书辩证》和《万姓统谱》指出,龚姓出自先共氏,为避难,加龙为龚,遂有龚姓。《元和姓纂》也有“共工后有共、龚二氏”的记载。辉县是龚姓的发源地无可置疑,当时的龚族又与商王室有通婚关系,据甲骨文记载,商王帝辛(即商纣王)曾来“龚之高”(可能为辉县高庄一带)田猎。我们可否得出结论:一直与商王朝有姻亲关系的共地龚氏就居住在今孟庄一带。
既是商王朝的外戚,又与子龙鼎的铭文相合,孟庄真是这天下第一圆鼎的出土之处吗?
只可惜,在后世的发掘中,孟庄遗址内多采集到陶器、蚌器、石器等,随葬器物也多为鬲、簋、瓮等一般陪葬品,并没有太多高规格的重器与子龙鼎相呼应。是不是龚氏祖先只在这里居住,死后并不埋葬此处?
那么,子龙鼎又是在哪里安身的呢?
固圉村的墓葬,专家认定为战国晚年,虽与子龙鼎的年代不符,但是,将古代重器埋到后世君王的坟墓中也不是不可能的。
另外,它还有可能是周朝人为了纪念伯邑考,而埋葬在周卜村、吐玉口一带的,这与子龙鼎商末周初的年代倒是相吻合。
当然,以上种种都是推测,事实究竟怎样,只有等到考古发掘找出新的证据,才能揭开子龙鼎的身世之迷。